现在位置:永安论坛 >> 文娱休闲 >> 学习交流 >> 主题讨论
  返回列表

客家“雄豪”陈友定的青少年(一)

楼主:张水藩  发起:2020/9/28 17:28:00  更新:2020/12/28 19:45:00  人气:7834  帖数:4
主楼

张水藩
注  册:2017-12-13
来  自:永安
性  别:男
职  业:退休
发帖数:3/158
级  别:
回复引用评分举报2020/9/28 17:28:43 - 只看TA

客家“雄豪”陈友定的青少年(一)

客家“雄豪”陈友定的青少年

张水藩

客家“雄豪”陈友定

在介绍客家人物时,许多人经常会把陈友定遗漏,原因就是成书于1739年的《明史·列传十二》里有这样的记载: “陈友定,字安国,福清人,徙居汀之清流。”说陈友定是“福清人”,而福清县并不是客家属地,所以有些客家人就把陈友定推出客家群。但是这个记载是有严重失误的,它在“徙居汀之清流”前面遗漏了“曾祖时”三个字,所以造成以后的一些文字,像福清的《玉融史话》直接说成“陈友定出生于福清”的话。这些说法是经不起考证的,钱谦益编撰于明天启六年(1626年)的《国初群雄事略》里,就说陈友定:“祖籍福清县,曾祖时移居清流县。”钱谦益即说了陈友定的祖籍,更指出 “徙居”的是四代前的“曾祖”。历史上最早具体记载陈友定的书,是他故乡的《归化正德县志》,杨缙在《归化正德县志·卷之九·人物· 附录》里写道:“陈有定元季明溪市人”。 杨缙就不讲陈友定的祖籍,因为他们在大焦村已经生活了四代,祖籍对陈友定的影响几乎为零。陈友定的“曾祖”据林秋明先生说是“福清县玉涧(据福清县旧志采访稿所指,系今之融城西门一带)人。”已经找不到准确的地址,说明陈友定的“曾祖”,离开祖居地以后,就没有再和家乡联系了。甚至陈友定发迹以后,也没有归祖认宗,如果有回故里认祖,以陈友定当时那么显赫的地位,必定被历史铭记。两地相距七八百里,陈秀涧在当时交通不便的情况下,没有和家乡联系,也是正常的。《清流道光县志》也不谈祖籍,只说陈友定“元季之初,明溪市大焦人。”把陈友定准确地落实到具体村庄—-明溪市大焦乡。

据明溪县《陈氏族谱》记载:南宋时期,在客家第三次迁徙潮中,陈秀涧单身从福清流落到清流县明溪市大焦乡落户。陈秀涧在这里娶傅氏为妻,生子祟二。陈祟二娶李氏为妻,生子元志,陈元志就是陈友定的父亲。从陈秀涧单身一人来客家地区清流县明溪市的大焦乡,到陈友定已经是第四代。陈秀涧和陈祟二父子的坟墓并列在明溪西门外一座叫“观音坐莲”的小山上,直到1972年建纸厂被毁。明溪《陈氏族谱》上已经是“生则见人,逝则见坟”,证据确凿地记载陈友定几代人的着落。

在没有原籍伙伴的情况下,在客家地区生活的第一代陈秀涧,还能保持一部分原籍的语言文化习俗;在同样条件下,第二代的陈祟二就只有一些原籍的故事传说,而基本与客家生活同化;到第三代的陈元志必然完全与客家人同化了,或许还有零星的传说记忆;作为第四代的陈友定,十岁就失去传承原籍记忆的父亲,则已经是百分百的客家人。“客家”为什么叫客家,就因为所居地不是祖居地,而是外地移居来的“客家人”。陈友定祖籍福清,并不影响他是地地道道的客家人。所以我们说陈友定是客家的“雄豪”(明《归化正德县志》纂修者杨缙语),是恰如其分的。

1楼

张水藩
注  册:2017-12-13
来  自:永安
性  别:男
职  业:退休
发帖数:3/158
级  别:
回复引用评分举报2020/11/5 7:32:56 - 只看TA

陈友定的历史贡献

 陈友定的历史贡献

平心而论陈友定对清流明溪,对汀州,对泉州,对福建,对他统治的地方是有巨大贡献的。他虽然挂名是元朝的“福建行省平章政事”,实际“友定据全闽八郡之政,皆用其私人以总制之。朝廷命官不得有所与。”(《元史·失里弥实传》)反对他的人都被他扼杀,与其说他是元朝官员,还不如说他是地方军阀割据势力。他接受元朝封官,但并不接受元朝的指令。钱谦益说他:“所收郡县仓库,悉入为家资,收官僚以为臣妾,有不从者,必行诛窜,威镇闽中”。 陈友定作为“南人”,在他统治的地方,必然把元朝施行的分中国人为蒙古人、色目人、汉人、南人的等级制度废除。他扩展管辖区域,大部分是靠政府的任命,而不光是靠武力占领,也就减少了战争的祸害。因此在当时福建比全国的大部分地区都要安定一些,这就是陈友定的“保障”贡献。他消灭曹柳顺,免除了明溪“将尽屠”的大厄。当明溪寨巡检扫除汀州府几个县占山为王的土匪,让百姓得以安生。先后曾担任过清流的县尉、县尹,白寿彝主编的《中国通史》说他在清流“乃修缮崆峡岭、关寨及南北寨,加以坚守。”正是陈友定依山傍水第一次筑起清流县城关大城,它让清流城关人民多次免除流寇的践踏。他修筑清流城郊的石笼寨,并屯兵于此,趁夜间出奇兵偷袭围攻清流城的流寇,杀得邓克明军措手不及狼狈逃窜,也解了汀州府几个县的围。他打击了泉州企图闹分割独立的伊斯兰财团亦思巴奚军,平定了泉州的叛乱。陈友定为了防御朱元璋入闽,修缮连城冠豸寨;他疏通九龙滩水道,让闽西的水路交通运输得到进一步的发展。

陈友定由于书读得不多,所以只知道君臣之义,而不懂得中国儒家更有“夷夏之辨”的民族大义。也因此他不肯顺应朱元璋,而终于被杀。朱元璋说他:“村汉!村汉!”这个评价是非常中肯的。说的就是陈友定不懂得民族大义,这也是终于让陈友定成了悲剧性“雄豪”的原因。也因为站在朱元璋的对立面,成了明朝的敌人,所以他的事迹一直被历史回避。虽然出生于明建文四(1402)年的翰林院编修,清流人赖世隆早就写诗称赞陈友定为“古忠臣”。但还是要等到陈友定过世一百五十年后,他老家杨缙在撰修《归化正德县志》(1518年)时,才在附录里把他记录下来。后面王世贞、钱谦益也才开始论及,清流县志则到清朝《康熙县志》才敢记载,这就造成了史料疏漏和残缺。我想在这有限的历史资料里,结合实地考察梳理出仓盈里人,是怎样把陈友定从一个贪玩的明溪市大焦村儿童培养成一个客家“雄豪”的。

2楼

张水藩
注  册:2017-12-13
来  自:永安
性  别:男
职  业:退休
发帖数:3/158
级  别:
回复引用评分举报2020/11/27 18:24:44 - 只看TA

陈友定是佣工吗?

陈友定是佣工吗?

《归化正德县志·卷之九人物 · 附录》里记道:“陈有定元季明溪市人,幼病头疮。家贫无依,佣于仓盈里富室罗姓者。”“市”古代指城邑中集中买卖货物的场所,明溪市就是集市所在地,像附近的嵩口、林畲也都叫市,并不是行政单位,一般来说也是行政单位“里”的所在地。明溪市宋朝、元朝以及明朝的早期属清流县,“成化七(1471)年,巡抚都御史滕昭至县。本府同知程熙具由,申达奏请。遂析归上、归下二里二十四图,分设归化县。”(见《清流嘉靖志》),归化县后来又改明溪县。陈友定在明溪市大焦村出生,并在大焦村度过童年,在十岁时,就“佣于仓盈里富室罗姓者。”谁会雇佣一个十岁的儿童来打工呢?这个“佣”字,只是后人根据牧鹅丢鹅的事所作的揣测,不足信。元朝至元二十三年(1286)朝廷颁令:凡各县所属村庄以五十家为一社,设社学一所,农闲时令子弟入学,明清承元制继续办社学。农忙时孩子们不上课,都会帮忙家里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,不能单凭他曾经帮罗员外放过鹅就说他是“佣工”。清流裴尚书小的时候,也曾经在南山读“社学”,在朋友林观琪家放过牛呢,裴尚书也是“佣工”吗?裴尚书当官以后,还称让他放牛的林观琪为“恩公”,赠匾“九重荣耀”。

3楼

张水藩
注  册:2017-12-13
来  自:永安
性  别:男
职  业:退休
发帖数:3/158
级  别:
回复引用评分举报2020/12/28 18:52:04 - 只看TA

陈友定在明溪有内亲外戚吗?


为什么会“佣于仓盈里富室罗姓者”呢?陈友定的先辈们,从陈秀涧、陈祟二到陈元志在大焦村已经定居三代了。那时候没有计划生育的节育措施,他们即使没有更多兄弟,肯定还会有姐妹,起码有外家曾祖母傅氏、祖母李氏以及母亲的兄弟姐妹等有血缘的内亲外戚。大焦村瑶上《黄氏族谱》就记载黄通甫和陈友定有姻亲关系,说黄通甫娶了陈友定的女儿。但从时间上看,是不可能的。黄通甫活跃的时间是元至大(1308)年间,而陈友定(1324~1332年)才出生,黄通甫娶陈友定姑姑或者大姐倒可能。那么,为什么这些有血缘的内亲外戚没有收留陈友定呢?难道是陈友定自己逃跑到“仓盈里富室罗姓者”的吗?要知道明溪市的大焦村和仓盈里的桔洲,虽然都在同一个县,但直线距离大概近一百华里。沿途山高林密,人烟稀少,虎狼出没,羊肠小道蜿蜒盘旋,岔路层出,更要翻山涉水,实际里程有一百多里。这当然不是一个十岁幼童能够穿越的,那么陈友定是怎么到仓盈里富室罗姓家的呢?

  返回列表

管理团队|广告发布|网站合作|申请链接|联系我们|网站地图|首页定制|网站风格|收藏论坛
(2003-2021)  © 福建·永安论坛 -- 热情智慧 文明自律  〔闽ICP备05006123号〕
论坛上的所有文章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不代表永安之窗立场
如果您有任何疑问、意见、建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